产业结构视角下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群建设
发布时间:2019-04-23 作者:国研网宏观经济研究部 来源:国研网 阅读次数:66 【字体:

摘要:2月18日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的第一个战略定位就是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并明确提出“发挥粤港澳三地的综合优势,瞄准国际先进标准,培育壮大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金融等现代服务业,携手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产业是城市发展的动力和基础,是城市正常运转的关键支撑。对于城市群而言,产业的持续发展和不断升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在产业的不断发展、更新和迭代的过程中,先进生产要素、资源和优秀人才向城市群聚集。而且,产业一旦形成规模,将产生集聚效应,不仅能加快集聚更多优质的外部资源,还能促进内在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本文基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产业结构现状,分析不同行政区域的生产资源和优势产业,希望助力未来湾区内各区域合作,实现产业发展跨区域的转变。


一、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结构概况


1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GDP排名 (亿人民币)


1.jpg

数据来源:广东统计信息网,香港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香港政府统计处,澳门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澳门统计暨普查局

地区生产总值是地区产业经营成果的直观体现,2018年广东省的21个省辖市有10个进入全国城市GDP百强。并且,在全国城市GDP排名前十中,深圳、广州分别位列第三、第四,仅次于排名第一的上海和排名第二的北京。从2018年数据来看,粤港澳大湾区11城的GDP总量已经超过了11万亿元(见图1),区域内总体经济增速达到13%(2017年为10.2万亿元),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6%。具体来看,广州仍稳居第一;深圳首次超过香港,增长高达7.6%。其中,2018年香港GDP为28390亿港元,澳门为4401亿澳门元。

2.png

2:近几年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结构变动情况

数据来源:公开数据资料,国研网宏观研究部整理

如图2所示,粤港澳大湾区的三次产业结构由2011年的1.5:35.8:62.7调整为2017年的1.2:32.7:66.1,第三产业服务业在地区经济中的地位不断上升,2017年达到了66.1%。并且明显优于2017年全国平均水平的51.9%。可见,第三产业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的第一大产业;第二产业呈现缓慢下降趋势,经济增长处于由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阶段转变,追求创新经济的过程中。

服务业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国际一流湾区均以服务业为主导产业,占比高于80%,纽约湾区更是接近90%,从而驱动其他产业的高端发展。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11市第三产业占比66.1%,即使是港澳广深四个“核心城市”的第三产业平均比重也只有74%。大湾区内其他城市第三产业发展向高端化发展的道路更远更艰巨。

二、湾区内各城市优势产业分析

3.png

3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与四大城市群人均GDP对比(单位: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公开数据资料,广东统计信息网,香港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香港政府统计处,澳门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澳门统计暨普查局

人均GDP方面,相较国内主要城市群,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人均GDP为14.7万元(见图3),明显高于其它四大城市群;不考虑香港、澳门的珠三角9城人均GDP为12.3万元,仅低于长三角,仍处于国内较高水平。2018年,相较人均国内GDP 64644元,珠三角人均GDP达到131775元,是国内平均水平的一倍还多。

4.png

4 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产业结构与人均GDP

数据来源:广东9个城市发展统计公报,香港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香港政府统计处,澳门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澳门统计暨普查局(注:人均GDP香港数据单位为万港元,澳门数据单位为万澳门元,均以当时市价计算;澳门产业结构为2017年数据)

从湾区内各城市对比来看,广东9市人均GDP水平差异较大(见图4),2018年深圳人均GDP193338元,排名广东省第一;珠海虽然GDP总量排名不够靠前,但由于2017年末常住人口相对较少,人均GDP159400元,居广东第二;广州第三,人均GDP157668元;最低的肇庆市人均GDP只有51464元,仅相当于深圳的近四分之一。从近五年的数据来看,2014年是澳门人均GDP峰值为94004美元,世界排名第三;但波动性非常大,2015年和2016年呈负增长,2017年为80892美元。香港人均GDP虽然不及澳门,约为澳门一半,但变化较小,呈缓步逐年增长的态势,2016年升至43737美元,2018年达到48722美元,远高于国内平均和广东9市水平相当。

产业结构方面,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产业结构分布呈现出了分散化和多样化的特征(见图4)。香港、澳门以第三产业为主,占比均在90%以上,为纯服务型经济体。广州、深圳、东莞、珠海和中山呈现的是“三二一”型产业结构,其中,广州、深圳的第三产业占比突出,分别为58.8%71.8%,说明这两个城市已经进入后工业化阶段;而东莞、珠海和中山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比重相差不大,说明这三个城市正从工业化的后期往后工业化阶段发展。另外几个城市的产业结构都是以第二产业为主导,其中佛山、惠州的第二产业占比均在50%以上,唯独肇庆市的第一产业比例高达15.5%。因此,从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发展状况来看,粤港澳大湾区的各城市在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明显的梯度差异。

尽管近年来粤港澳大湾区一直保持高速稳定增长的态势,但湾区总体人均GDP差异明显,发展水平极为不均,珠三角9城人均GDP远低于香港和澳门,而其中的广州、深圳和珠海人均GDP遥遥领先,相对偏远的江门、肇庆人均GDP仍处于较低水平。整体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和高水平湾区的经济结构和产业布局仍有一定距离。

5.png

5:《规划纲要》湾区内各城市出现频次分布情况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各城市出现频次反映了发展趋向的侧重(见图5)。很明显,粤港澳大湾区内11个城市中,未来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这四个城市将享受更多的政策利好。这里,我们基于上面提到的11城产业发展中的梯度差异,对湾区内11城进行一个梯度分析。

1、香港、澳门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整体发展中,港澳地区发挥着促进向外发展,加强对内融合的作用。其中,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之一,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也是全球服务业主导程度最高的经济体。据2017年数据显示,香港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4%,生产性服务业明显支撑服务业增长。2017年,香港金融服务、旅游、贸易及物流和专业服务及工商业支援服务合计贡献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69.4%(见图6),是香港的四个传统主要行业,长久以来带动香港其他行业的发展,是香港经济动力的所在。

6.png

62017年香港主要行业增加值占本地生产总值比例

数据来源:香港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香港政府统计处(注:住宿服务包括酒店、宾馆、旅社及其他提供短期住宿服务的机构单位)

2016年,澳门特区政府颁布的《澳门特别行政区五年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提出“研究和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携手打造具备国际竞争力的经济区域”。澳门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据澳门统计暨普查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博彩及相关服务收益同比上升18.7%,博彩业仍处于相对主导的地位,在澳门产业结构的比例达49.1%2018年全年入境旅客同比增加9.8%,旅客总消费同比上升13.6%。近几年,澳门政府发展旅游业、博彩业的同时,积极推进产业机构多元化,金融服务的占比逐年增加,产业结构朝着更合理的方向发展。

2、深圳、广州

深圳,一座因创新而生的城市,曾以多个“第一”频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发行新中国第一支股票、敲响中国土地拍卖“第一槌”、全国第一个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计之都”称号的城市等。根据2018年深圳市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2017年深圳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9109.54亿元,增长9.5%。分行业看,在各产业的增加值占比中(见图7),工业贡献值占比达到最高为38.8%;其中,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为6564.83亿元和6131.20亿元,各增长12.0%13.3%,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达72.1%67.3%。同时,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文化创意产业、互联网产业、新材料产业以及生物产业在内的新兴产业增加值也保持增长趋势。

7.jpg

72017年深圳市主要行业增加值比重

数据来源:深圳统计年鉴2018

广州作为广东省省会,电子信息技术和生物医药健康行业迅猛发展。据广州市统计局统计分析显示,2018年“互联网+”相关服务迅猛发展,规模以上服务业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企业营业收入增长58.2%,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增长25.9%。工业加快向中高端迈进,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59.7%。其中,医疗仪器设备制造业产值增长高达14.0%2018年,在建设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工作中,广州市政府出台了《广州市加快IAB产业发展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广州市价值创新园区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中新国际智慧产业园项目开启动工建设、腾飞科技园新增生物医药项目;富士康第10.58k电视项目全生态产业园10.5代线将于今年10月份实现量产等,未来广州将形成多个千亿级产业集群格局。

3、东莞、珠海和中山

东莞,是一座因世界代工而被熟知的城市,有“世界工厂”之称。2018年,东莞依托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纺织服装、食品饮料、家具制造等“五大支柱、四大特色”产业不断优化升级,新兴产业不断发展壮大,以及散裂中子源大科学装置等科技创新载体的前瞻布局。2018年东莞地区生产总值达8278.59亿元,位居全国22名,是唯一列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地级市。

珠海,位于珠三角南端,是我国五个经济特区之一。经过多年培育发展,珠海高新技术企业总数突破1400家,包括格力电器、金山办公软件等“创新明星”,以及云洲智能、优特电力等细分领域“单打冠军”,成为推动珠海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据珠海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珠海市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2%,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54.9%。同时,也形成了以药品制造业为主体,医疗器械为支撑,保健品和化妆品为特色的生物医药产业体系,有丽珠、汤臣倍健、联邦制药、宝莱特等知名企业。作为珠三角城市群中海洋面积最大、岛屿最多、海岸线最长的城市,珠海还围绕海岸线优势而衍生出海洋工程与旅游等产业。

中山,依靠制造业起家,是典型的“工业大市”,家电、五金、灯饰、家具等为传统的优势产业。一直以来,第二产业为中山的经济命脉,但自从2011年开始,在产业结构转型优化的过程中,第二产业占比下滑明显,2018年第二产业占比已降至49.0%,且低于三产0.3个百分点(见图4)。目前,珠三角9城中,中山与珠海二产占比相近。20188月,中山市先后出台了有关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健康医药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优势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行动计划”。未来,中山将继续加快推动家电、五金、灯饰、家具等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升级,并推动“互联网+产业集群”发展,五年培育至少4个产业集群;同时重点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健康医药三大战略新兴产业;此外,持续推进服务业优质化。

4、惠州、佛山

惠州作为一座新兴工业城市,电子信息、数码视听、石油化工等产业蓬勃发展,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据惠州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2018年惠州第二产业占比52.7%仍处于主导地位,电子行业和石化行业是最突出的两大支柱性产业,有TCL、中海油、中海壳牌、普利司通、科莱恩、普莱克斯和韩国LG化学等名企。同时,外商及港澳台投资企业成为主导,且近几年外商经济投资持续增加,2018年外商直接投资合同金额高达到16.78亿美元。惠州市背靠大亚湾石化区,拥有丰富的石油化工资源,同时也拥有风能、水能、太阳能、地热能、抽水蓄能以及天然气发电等清洁能源,这为惠州乃至整个大湾区的能源产业发展提供先发优势,这将为粤港澳大湾区在能源布局上提供更多利好。近年来,惠州也在积极推动汽车与装备制造、清洁能源成为新的支柱产业,并同步培育物联网、云计算、LED、生物医药等产业成为优势产业,为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佛山,其传统工业由纺织服装业、食品饮料业、家具制造业、建筑材料、家用电器等组成。其中,佛山家电制造业产值占全国家电产值的15%以上,有美的、海信、容声、小熊等众多知名品牌。同时,佛山也是家具制造业的集聚地,有东鹏瓷砖、华润漆、箭牌卫浴、大自然地板等知名企业。近年来,在持续的产业升级中,“佛山制造”逐步转变为“佛山智造”,成为带动佛山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2018年,佛山市先进制造业增长7.4%,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7%,均保持快速增长势头。随着优势传统产业的加快转型,装备制造业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高端新型电子信息、半导体照明、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迅速,配套能力日趋完善的现代工业体系初步建立。

5、江门、肇庆

江门和肇庆的产业基础相对薄弱,一方面积极承接广州和深圳的产能转移,一方面立足自身优势鼓励创新发展优势产业:如江门,努力发展先进的交通运输业,包括轨道交通产业集聚、重卡和商用车产业集聚,在新材料、系能源及装备产业等领域有较好发展。肇庆近年来,积极打造先进装备制造、新型电子产业,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等。同时,两地都具有连接粤西的地理优势,可利用良好的自然环境,枢纽门户城市的定位,打造宜居城市。

表格 1:粤港澳大湾区11城主要优势产业列表

城市

产业标签

具体主要产业

香港

金融业、服务业

仓储物流、金融和专业服务

澳门

服务业

博彩业、公共服务业、金融业

深圳

制造业、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

先进制造业、金融业、信息软件服务业、交通运输业

广州

制造业、医疗健康

电子信息技术、生物医疗健康、汽车、金融业

东莞

制造业

电子信息技术、化工、纺织服装、造纸、食品材料、玩具、家具、电器机械

珠海

信息技术服务业、制造业、医疗健康

电子信息技术、医药、系能源、海洋工程

中山

信息技术服务业、制造业

装备制造业、机器人

惠州

制造业、能源业

电子信息产业、石化产业

佛山

制造业

纺织服装业、食品饮料业、家具制造业、建筑材料、家用电器

江门

制造业

造纸、交通运输业、重卡和商用车产业、新材料、系能源及装备产业

肇庆

制造业

装备制造、新型电力产业

资料来源:广东统计信息网,香港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香港政府统计处,澳门特别行政区数据来自澳门统计暨普查局

整体来看,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结构较为均衡,各城市间已经初步具备产业布局上的分工和优势互补。广州产业结构完整,制造业尤其突出,金融、商贸等服务型产业也很发达,并且具备交通枢纽的功能;深圳以金融、高新技术产业为核心;而佛山、东莞的制造业优势突出;惠州的石化产业是地方经济的支柱。香港、澳门则通过大湾区的一体化,不仅能解决自身产业结构不完善和劳动力不足等问题,还能弥补珠三角9城金融和服务业的缺陷,提升整个湾区的竞争力。可见,湾区内产业体系较为完备,既有强大的制造业产业链,也有以深圳为代表的互联网新经济和香港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

尽管如此,粤港澳大湾区仍然面临转型升级的挑战。除香港、澳门、深圳、广州外,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以制造业为主,企业均处在全球价值链的较低端,附加价值不高,产业层次较低,同质化严重。当前,随着国际市场发生剧烈变化,区域内很多制造企业,不仅面临生产要素成本持续上升的压力,还要面对东南亚代工企业的挑战,以及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带来的冲击,传统产业有被替代的风险。

三、建议

优化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结构,并非所有城市都向服务业发展,而是在城市合理分工协作的基础上,打通湾区产业链,实现生产和服务要素的整合。这不仅需要跨越从要素互补推动的“前店后厂”式合作向逐步趋向融合的互动竞合关系的升级转变,还需要通过政府层面的支持协同、城市间协商协同等维度进行谋划。

1、充分发挥各地区政府的作用,优化产业结构

硅谷的成功虽然源于市场发挥主导作用,但在发展初期,政府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早期的军工采购推进了硅谷的技术创新集聚发展。目前,全球政治格局复杂多变,我国国防军工产业化加速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各级政府可以向中央政府争取各种政策资源,立足区域优势产业基础,大力发展核动力、航天、航海、国防信息化等现代化高端军工产业集群。在积极推进产业转移与升级,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向城市聚集的同时,加快传统制造业外迁,形成以广州、深圳和香港为发展主轴的世界级都市圈。

2、通过数字化技术推动湾区内行业智能制造的发展

工业4.0是工业软件、自动化、互联网、通信和物联网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并与工业行业深度融合的产物,是互联网经济向更高更深层次推进的体现,能够满足不同行业多样性和快速变化的需求,帮助企业提高竞争力,适应市场变化。考虑到其高投入和资本密集度等特征,在区域层面建立共享的智能制造创新中心和公共服务平台不失为一项加快产业创新研发、产业孵化和协同发展的有效手段。通过数字化技术推动行业智能制造的发展,依托粤港澳大湾区内11城的资源优势,发挥现有制造业的优势,并围绕战略新兴产业打造数字化生态圈,实现产业的创新和协同发展,为大湾区智慧城市群的建设和产业发展持续赋能。

具体而言,建立粤港澳大湾区智能制造创新中心和公共服务平台,依托优秀企业在全球智能制造与工业互联网领域领先的技术能力和专家资源,结合当地的产业特征和服务水平,共同针对当地智能制造的共性问题进行创新技术研发,共同打造与培育服务于当地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与公共服务平台,共建具有专业特色的人才培养平台,以提升大型企业智能制造创新与应用水平,加快中小企业工业互联网应用普及,降低其应用数字化技术的门槛,不仅能够促进湾区内上下游企业的汇聚与产业集群打造,加速现有产业的转型升级和资源的有效配置,还能促进大湾区城市群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3、充分挖掘“一国两制”的潜在优势

粤港澳大湾区更多是单体城市成熟发展后的协同发展。作为最早的人民币离岸中心,中国香港可以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中发挥其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地位,同时扮演粤港澳大湾区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的“超级联络人”角色。澳门依托与葡语国家联系比较密切的优势,拉动更多葡语国家加入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香港和澳门可以利用与国际接轨的各项标准与制度体系来帮助海外产业更好的投资内地,同时可以帮助内地企业更加顺利地走出去,扩大人民币双向流通渠道和规模。